Tag: 张鹏飞 辽宁

经侦人物 境外“蹲点”长达86天!张鹏飞:万里追逃 为国争光

打开某记录行程的手机客户端,公安部“猎狐”机动队队员、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民警张鹏飞一年来的航行路线如蛛网交织,相关文字、图片、视频记录着他全年缉捕押解境外在逃人员的行动轨迹,以及万里追逃,克服时差连轴转的工作状态。

自2019年4月从省厅抽调至公安部经侦局以来,张鹏飞的世界被一分为二:一个虚拟,一个现实。两个世界相互映衬、相互交织,一路夹杂着苦辣与酸甜。

打开手机,简单地敲了几个字,他便眯起双眼,然后过一会,又陡地睁开,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

23时21分,手机一声震动,他没有犹豫、点开屏幕,四个字映入眼帘:“为国争光!!!”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接到一个紧急电话,通知当晚抵京,参加一项境外押解任务。临行前,妻子的一句话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绕,“今晚抵京会很晚,明天接着再出发,真够折腾的……”

婚后,夫妻二人虽然聚少离多,但彼此都相知相爱、包容对方。正因如此,在进入车厢前,张鹏飞随手拍了出发的照片,配上文字,发到了网上,看看妻子会不会理会。

不出所料,妻子选择了留言。虽寥寥数字,张鹏飞还是截图保存,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

自2013年参加工作,张鹏飞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猎狐办的一员,也没想过会被选拔到公安部经侦局跟班作业,更没想过家中第二个孩子满月时被大伙赐名“猎狐宝宝”。

一跃而上,他紧紧搂着驾车的阿豪,一路狂奔。不一会儿,连人带车就淹没在了柬埔寨首都金边的狭窄小巷中。

时值下班高峰,金边的主要干道挤满了车。为了赶时间,阿豪只好带着张鹏飞抄近道。

有时急、有时缓,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坐在后座的张鹏飞全程紧贴着阿豪,以免从车上甩下来。

8月的东南亚,酷热难耐,二人早已浑身湿透。大约过了40分钟,他们到达目的地。

从车上下来,张鹏飞远远地看着,安排阿豪上前接洽。“没错,就是他!”当阿豪接洽后回来,张鹏飞十分肯定地说。

阿豪是柬埔寨当地的一名执法人员,因为曾在中国留学,会说一口地道的中文,柬方特地安排他与张鹏飞共同负责中柬联合执法合作事宜。

此次,由于事发突然,柬方执法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时,来不及提前知会中方,只好抓捕后再通知中方人员前来确认。

2020年8月,根据上级安排,张鹏飞被派驻到柬埔寨,参与中柬执法合作协调办公室的工作,该机构是中国警方首个国际警务合作中心。在查阅案件卷宗的过程中,张鹏飞发现了嫌疑人的蛛丝马迹,并及时协调柬方开展有关工作。

作为派驻异国的中方警务人员,张鹏飞日常除梳理案件外,还要就案件前期审批程序、华侨华人海外权益保护等工作,与柬方执法部门沟通。如有重大事项,他还会通过有关渠道直接向柬方执法高层反映。

在该机构工作了86天后,张鹏飞于同年11月押解嫌疑人回国。这也成为他最长的一次境外“蹲点”。

刚刚过去的20多个小时,北京至匈牙利布达佩斯,再原机回京,张鹏飞一直被裹在防护服里,全程不吃、不喝、不睡。为了确保防护服绝对密封,队员乘坐国际航班执行押解任务时,需用宽胶带将手套和防护服的袖口层层缠绕粘牢。双手因长时间被汗水浸泡,已经浮肿泛白,看起来和“泡椒凤爪”似的。

2020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张鹏飞和战友们没有停歇,一直奋战在缉捕押解境外在逃人员的路上。

3月至5月,东南亚;6月至7月,欧洲……足迹横跨12个国家,有时候甚至3天往返半个地球。

一个背包、一本证件、一个颈枕,是他们日常的“标配”。有时为了执行任务,在一个国家待上半个月甚至一个多月,也是常有的事。

在张鹏飞看来,这些都不算难啃的“硬骨头”。在境外工作,首先是语言沟通障碍,其次是各国法律体系不同,还有就是需联系部门众多,更多时候要落到纸面上,难度相当大。

时间回到2019年9月,张鹏飞主动请缨,配合地方经侦部门,耗时1年多,实现了中国警方首次从塞尔维亚引渡犯罪嫌疑人;

同年10月,他又密切配合我驻澳大利亚使馆,成功遣返一名外逃18年的红通人员。这也是澳大利亚首次向中国警方遣返经济犯罪嫌疑人的合作典范……

“这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办到的,这是战友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张鹏飞把成绩归功于所在的公安部经侦局这个集体。